現代畫家齊白石,少年時代農家生活的經歷,培養了他對勞動熱愛的感情(故影響日後創作的靈感)

徐悲鴻先生在藝術理論方面,也一貫主張師法造化,並堅持嚴格的寫實手法。

宋董迪在《廣川書跋》中說:“豈徒曰似之為貴,畫者求於造化之先,凡賦形出象,發于生意,得之自然,待其見於胸中者,若花若葉分佈而出矣。”

明祝允明在題花果時也說:“繪事不難於形似,而難於得意,意者在赤黃黑白之外。”這也就是文征明在創作中經常追求的“象外摹神”,即所謂“妙得生意”,又“能不失真”

因此,我們在認識生活,進行花鳥畫創作時,就必須時時培養能力,掌握造型的似與變,有目的地誇大形象,概括提煉形象,典型地突出物件的生意,從而表達事物的內在精神。這也就是晉顧愷之所提出的“遷想妙得”的理論,這是在創作上對表現客觀物象的似與變的最高發揮

臨摹分拓臨、對臨和背臨。寫意花鳥畫不可拓臨,對臨也不足看一眼臨一筆,而是先要進行長時間的觀察,分析比較,有了較深體會的時候再動筆去臨。對臨兒遍之後,對原作的精神面貌、筆墨技巧已經有所瞭解,使可逐步過渡到背臨。臨摹寫意畫時不一定要求處處都臨得象真,因為即使是作者自己去臨往往也不可能完全相似。可以有目的地學習某—方面的經驗,也可以進行局部臨摹,不一定要求張張都臨得很完整。

清代畫家松小夢在《頤園論畫》中說:“古人名作,固可師法,究竟有巧拙之分。彼以稿本人手,半生目不睹真花,縱到工細絕倫,筆墨生動,俗所稱稿子手,非得天趣者也。必須以名賢妙跡立根本,然後細心體會真花之聚精會神處,得之于心,施之於手,自與凡眾不同。”他這一段論述,正確有力地說明瞭臨摹與創作的關係。

寫生的方法本是中國古代畫家久已使用的方法。自西方美術理論傳入中國以來,寫生更成為學習美術的必經途經。畫家在大自然中觀察、研究、記錄客觀事物,往往使用“寫生”、“速寫”、“默寫”這三種方法

在寫生物件確定以後,先要對其進行全面觀察,耐心地發現特徵,捕捉典型,分析共性個性,進行對比,從而選定構圖。還要深入細緻地研究物件的空間距離感、環境氛圍和時態、季節的不同影響和變化。從局部到整體,從精微部分到全貌,從一花一葉到整樹全枝,從單株到自然一角,都要進行細緻的觀察體驗。在有了全面認識以後,再通過寫生,記錄下來。要注意避免單純地描繪物體的外部形象,也不能拘泥於細節,片面地追求形似是自然主義的描寫方法。寫生和創作一樣,對自然物象也同樣要進行選擇、剪裁、概括和提煉。

  速寫則取其整體造型、大的動勢,它要求在短時間內完成。如鳥的動態,必須用快速的筆觸,捕捉於一瞬間。這就要求鍛煉在片刻的短暫時間內觀察自然界裡花樹、翎毛、草蟲的造型、色彩和把握它們的動態神情、風韻意趣的能力。鳥的飛鳴食宿,花樹在風晴雨露中的不同姿態,都應以速寫的方法記錄下來,通過瞬間的觀察記憶,迅速畫出其主要點線,捕捉住形神本質。要注意分析動態,抓取典型,舍掉細節,保留整體;還要下筆要肯定,從複雜的動勢中提煉出簡練而重要的線,並注意各動態的連貫性。要從當時的寫生環境中發現新穎的構圖。

速寫要求迅速、準確、洗練。它比寫生難,必須經過鍛煉,否則就不能得心應手。在練習過程中,要逐步由靜到動,由慢到快,循序漸進地鍛煉把握事物主要特徵的能力。

默寫是要求記憶。實際上,寫生和速寫已經包含著默寫的成分。因為畫家看了花和鳥以後,就要低下頭來畫,這就使眼睛在短時間內離開自然形象,意味著已經在進行默寫。默寫有兩種,包括在臨摹中運用和在寫生中運用。臨摹中的默寫是當一幅畫臨過以後,再默寫一張,而變更其姿態,即把臨摹中得來的能力,潛移默化地運用到創作中去。在寫生中的默寫,要充分利用寫生中得來的印象和臨摹中得來的技巧,加入主觀創造,反映在畫面上。因此,默寫是接近創作的。

記憶和默寫,又是中國畫創作方法的優秀傳統,只停留在寫生的基礎上還不能完全進入創作。中國畫家多是憑著記憶來作畫的。畫家記憶中的形象是經過加工的,比自然生活中的形象更典型、更生動,這些形象不但具有自然物象的形神,還包含著作者自己的情理。

 總之,寫生、速寫、默寫三者的作用有分工,目的也不同。寫生是精微記尋,速寫是動勢姿態的記錄,默寫既是臨摹和寫生的輔助手段,又是中國畫創作的重要方法。要通過觀察、分析、記憶、寫生、速寫、默寫等不同方法熟悉生活,把握繁複的花鳥形象和多變的花鳥動態。做到閉目如在目前,下筆如在腕底。沒有認識的深度,就沒有表達生活的內在精神和清楚地表達自己感受的深度。

進行寫意花鳥畫的創作,首要的是培養創作基礎。這個基礎,包括思想、理論、生活、技法,以及廣泛的文化修養。在此基礎上,通過深入生活,搜集創作素材。在具體創作過程中,先要選定內容(確定題材),再選定形式(確定體裁),然後進一步考慮畫畫組織,確定表現方法,包括構圖.筆墨、色彩的處理,以及文字詞藻的內容和格式,還要注意表現出時代氣息和個人風範。

 當具備了思想、生活、筆墨技法修養等各種條件之後,即可進行創作。通過反復的創作實踐,又可促使這些條件不斷成熟。作者在自己的思想和審美的支配下,把從生活中獲得的啟示和感受,從寫生、速寫中積累起來的創作素材,從臨摹中得來的技法技巧,進行綜合安排和運用。在這些因素中,以作者的世界觀、文藝思想和審美觀點最為重要。

這是在大陸簡体網站  研讀了這篇文章 與大家分享

 

 

 

文章中我們得到了壹個啟發

從寫生中去體會 

臨摹老師和古人的畫作(筆墨是如何運用表達)

 

而關鍵(速寫)不是在於補捉 (形態 結構 )

 

(默寫)也絕非記憶構圖的位置

 

在我這幾年的學習中發現

速寫和默寫的用意 應該說

是(開發出影像的語言)

個人深感 想要學習國畫沒有捷徑

認真學習書法篆刻相同於西畫的素描訓練(基本功)

 


Sitetag

zoé k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