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_F23_20110411084100807.jpg  

已塵封12年 準備磨掉的印章

在壹個失眠的夜裡 忽然想動刀......

回想起當年 薛志揚老師拿起吳昌石的大刀 瀟灑的在石上舞動 約壹刻鐘 已渾然天成 清新脫俗

今日看到尹之維老師和堪白老師的刀法 忽然體悟那種澀勁 那種隨石起舞的節奏

手又起水泡破皮了 只是不知  方法對了嗎? 有入門了嗎?我還是蠻懷疑的...

已經接近午夜 對篆刻的狂熱 可能會有壹個像古人壹樣喜愛 的 偉大老師 還不願意睡覺 看來只有傳真到臺南 讓老師評鑑了^^

在台北課堂上 老師鼓勵我刻的不錯 要有信心

隨後老師   刻意強調  相和諸的殘邊

而賴印那方 靠近下方 邊的橫畫是 由內向外再殘 令我十分驚訝 這不當場看到

恐怕也難想像 哈  此時忽然響起 小約翰史特勞斯的春之聲圓舞曲......

約翰.史特勞斯《春之聲圓舞曲》

Sitetag

, , , , , , , , ,

zoé k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